VIENNA, AUSTRIA.

Best night ever! (ch.) 🇦🇹 

She said :Nine countries in nine months. 

她說:這附近有兩家冰店很好吃。

他說:想要走出迷宮,一直往右走就對了。

我以為,青旅就是單純供我睡覺的地方,不會太舒服,但就是一個可以讓我短暫待著的地方。

這裡的人總是來了,然後不久之後就也走了,並不會特別有什麼感情交集。遇到友善一點的室友,進門時彼此打個招呼、點頭微笑,但大部分就是過著各自的生活。

昨天晚上的故事真的很神奇,至少對我來說是很美好的一晚。
大約是晚上十點多左右,一個德國阿姨進了我在的105房,而房間除了我之外,還有一對台灣兄妹,他們的英文並沒有特別流利。德國阿姨進了房間,就直接說那個台灣男生睡了她的床位,又說沒關係,她可以睡我上鋪的空床。那位台灣女生看了一下他們的鑰匙,一開口就是用德語向阿姨解釋她哥哥弄錯房間了。我只是靜靜坐在床上看著,反正問題貌似也解決了。那對兄妹明天就會退房,只要今晚沒有別人住進來,就不會麻煩了。

然而,在晚上十一點時,一個揹著藍色大包包的美國女生進了房間。那對兄妹便只好下樓到櫃台解釋,於是我也跟美國人說她來之前發生的事。

不久之後,那個哥哥搬回了他原本應該睡的房間,而美國女生看起來很累,但還是一邊開心跟我們聊天、一邊鋪床。那位台灣姐姐這時才知道我是台灣人,畢竟我之前並沒有想跟”groups”特別聊天的念頭。

台灣的姐姐英文名字是Monica,是台南人。大學畢業就來到德國學一年德文,為了考上德國大學她有興趣的科系。她哥哥來找她,順便在歐洲旅遊。

美國女生叫Joana,住在芝加哥。她從九個月前就從愛爾蘭出發在歐洲旅遊,而她的上一站是布拉格。她說她很羨慕我們會講兩個以上的語言,因為她就也只會英文,以及之前跟她德國前男友學的一點德文。她喜歡海灘,所以想要趕快前往下一個城市。

Joana是第一次自己到歐洲旅遊,而她聽到我說我也是時,她很開心和我擊了掌,並說我們都靠自己走了很遠,是最棒的。

後來,我們三個聊了很多很多,聊了在路上各自遇過的荒唐事蹟,還有以前在家的日常生活,也聊了很多旅程中最喜歡的跟最討厭的。我們三個就一直聊到了半夜兩點,直到出門喝酒的德國阿姨回到房間。

隔天,我與台灣的兄妹去看了哈布斯堡家族的夏日宮殿-美泉宮,宮庭真的很大很美,我們都不禁讚嘆以前貴族的奢華生活(但真的走到腿快斷,以前的貴族有馬車,而我們只能靠雙腳啊)。之後,多虧了有懂德文的台灣姐姐,我終於能隨心所欲(?)點我想吃的冰淇淋口味。大約是下午三點吧,我們各自搭上反方向的地鐵,再次走回各自的旅程。

下午再回到青旅,台灣姐姐的床位依舊是空的,而Joana的藍色大背包也不在了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