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NICH, GERMANY., VIENNA, AUSTRIA.

Travelled the world on a bench. 

Before getting into today's story, I want to share my last day in Munich at first.  On the last day I spent in Munich, I decided to treat myself a better meal;therfore, I went out into the shitty weather for a glass of 1L dark beer. The food and the drink, of course, were fabulous… Continue reading Travelled the world on a bench. 

Advertisements
VIENNA, AUSTRIA.

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copying my post from Instagram. (ch.)

看到這張帶著我跑了好多地方的車票,突然就會想到很多事。 會想到第一次用它的時候,不但前一個晚上緊張到睡不好,還神精兮兮地把要搭火車的時間、月台、車次、起點與終點站,全部用原子筆抄在手上。到了月台等車時,一直東張西望,總是看時刻表重複看五次,還要問完站務人員作確認,才敢把行李箱扛上車。中間明明就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,卻還是一直站在時刻表前,不敢去買早餐吃。還有一次扛行李前,竟然忘了按按扭開車門,而且還扛了好久才順利上車。 第一次查票時,我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少了什麼步驟,因為日期、起點跟目的地,全部都是由我自己填。然後,到現在都還記得,第一次查票過關時,我真的很開心,有種感動快落淚的感覺,但明明只是查票這麼簡單的一件事。 現在等火車倒是都很悠哉,不再盯著時刻表看一小時,也不再在手上寫那些密密麻麻的資訊。甚至有時,是先替自己買了果汁跟三明治,才拎著行李慢慢上車。 還會想到更多像是:整寢不但永遠是我年紀最小,還長得最矮、一個人拖最大個行李箱。 從一開始, 一直抱怨青旅很爛,還會因此一整天心情不好,但又不敢跟室友溝通 怕自己的英文不夠好。 在英國沒查好地鐵時間 ,半夜趕車才好不容易到機場。 在瑞典看不懂菜單就不敢進餐廳,每次都去超商買熱狗吃當省錢。 在丹麥拿到床單時傻眼,鋪床鋪了半小時還是亂得要死。 一開始很不喜歡當地人走在路上一直看我,因為讓我覺得自己是陌生人,還是自己一個。 到現在, 今天早上用英文請室友尊重同寢的我,對方還嚇到用英文回到結巴 。 自己從瑞典搭火車搭到丹麥又到德國,還是成功轉車才到柏林。 在丹麥的新港自己就隨意走進一家餐廳,點了一道炸魚排當午餐吃。 在德國一個人可以把行李扛上在三樓的房間,鋪床鋪十分鐘就完成還沒有皺皺的。 現在完全不會在意路人怎麼看我。 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,就因為我敢。 我不會因為年紀比其他旅客小或長得比這裡的大家矮,就做不到其他人做得到的事。 現在只想好好記下這裡的風景,因為我真的很喜歡。 突然覺得自己一個人也走了好遠,然後還會繼續走下去。希望再走得慢一點,才能跟上這裡的腳步。 現在看著這張車票,只要再一個章,它的使用期限就也到期了。然後,它會帶我到捷克布拉格,那就會是它的最後一站了。但,我還是會繼續走下去,很謝謝它在這些日子裡給我的陪伴😊😊😊。

VIENNA, AUSTRIA.

Best night ever! (ch.) 🇦🇹 

She said :Nine countries in nine months.  她說:這附近有兩家冰店很好吃。 他說:想要走出迷宮,一直往右走就對了。 我以為,青旅就是單純供我睡覺的地方,不會太舒服,但就是一個可以讓我短暫待著的地方。 這裡的人總是來了,然後不久之後就也走了,並不會特別有什麼感情交集。遇到友善一點的室友,進門時彼此打個招呼、點頭微笑,但大部分就是過著各自的生活。 昨天晚上的故事真的很神奇,至少對我來說是很美好的一晚。 大約是晚上十點多左右,一個德國阿姨進了我在的105房,而房間除了我之外,還有一對台灣兄妹,他們的英文並沒有特別流利。德國阿姨進了房間,就直接說那個台灣男生睡了她的床位,又說沒關係,她可以睡我上鋪的空床。那位台灣女生看了一下他們的鑰匙,一開口就是用德語向阿姨解釋她哥哥弄錯房間了。我只是靜靜坐在床上看著,反正問題貌似也解決了。那對兄妹明天就會退房,只要今晚沒有別人住進來,就不會麻煩了。 然而,在晚上十一點時,一個揹著藍色大包包的美國女生進了房間。那對兄妹便只好下樓到櫃台解釋,於是我也跟美國人說她來之前發生的事。 不久之後,那個哥哥搬回了他原本應該睡的房間,而美國女生看起來很累,但還是一邊開心跟我們聊天、一邊鋪床。那位台灣姐姐這時才知道我是台灣人,畢竟我之前並沒有想跟"groups"特別聊天的念頭。 台灣的姐姐英文名字是Monica,是台南人。大學畢業就來到德國學一年德文,為了考上德國大學她有興趣的科系。她哥哥來找她,順便在歐洲旅遊。 美國女生叫Joana,住在芝加哥。她從九個月前就從愛爾蘭出發在歐洲旅遊,而她的上一站是布拉格。她說她很羨慕我們會講兩個以上的語言,因為她就也只會英文,以及之前跟她德國前男友學的一點德文。她喜歡海灘,所以想要趕快前往下一個城市。 Joana是第一次自己到歐洲旅遊,而她聽到我說我也是時,她很開心和我擊了掌,並說我們都靠自己走了很遠,是最棒的。 後來,我們三個聊了很多很多,聊了在路上各自遇過的荒唐事蹟,還有以前在家的日常生活,也聊了很多旅程中最喜歡的跟最討厭的。我們三個就一直聊到了半夜兩點,直到出門喝酒的德國阿姨回到房間。 隔天,我與台灣的兄妹去看了哈布斯堡家族的夏日宮殿-美泉宮,宮庭真的很大很美,我們都不禁讚嘆以前貴族的奢華生活(但真的走到腿快斷,以前的貴族有馬車,而我們只能靠雙腳啊)。之後,多虧了有懂德文的台灣姐姐,我終於能隨心所欲(?)點我想吃的冰淇淋口味。大約是下午三點吧,我們各自搭上反方向的地鐵,再次走回各自的旅程。 下午再回到青旅,台灣姐姐的床位依舊是空的,而Joana的藍色大背包也不在了。